当前位置:首页 > 盟员风采 > 八桂英林

周榕林:只有继承传统,才能开创书法新境界


[大] [小] 
来  源:  [ 广西民盟网 ]     作  者:  [ 刘伟盛 ]

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说,专攻一种书体或是五书俱佳,都只是“出乎其外”,对传统保持敬仰,才能“近乎其内”。遵守传统,神交古人——也许没有比这更能接近,更容易触碰书法艺术的真谛了。

对广西知名书法家周榕林的访谈,就是从传统说起的。

周榕林擅长多种书体,尤以行书、隶书名扬书坛。周榕林的书法金石味很浓,读他的字,翻开他出版的作品集和书帖,古朴之气迎面而来。周榕林说:“我的书法比较传统,因为,只有继承前人,才能创新,才不会走弯路。”

一谈传统:书法的根子不能断

周榕林1942年生于桂林,其父是抗战将领周竞。在幼童时代,周榕林就接受了书法启蒙。

周榕林自幼精心研习“二王”法帖,旁及陆柬之、赵孟頫、米芾诸家及汉魏碑帖,行书秀美俊逸,风神潇洒,隶书劲健端庄。即使如此,周榕林还是认为自己的努力远远不够。

   “中国书法传统从秦始皇小篆开始,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,古人都是用毛笔写字,现在即使我们也使用毛笔,推广书法教育,但也不会比古人使用毛笔写字的时间多。”周榕林如是说。

无可讳言,当下书坛时时涌动一股股“创新风”,“现代书法”甚至一度风靡,看不懂的“怪书”屡见不鲜。虽说书法艺术百花齐放大气包容,但是脱离传统,书法也就失去了根基。

周榕林认为,20世纪80年代以来,中国书法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其中一个现象是:在谈创新的时候却忘了传统。“对传统研究不深,与传统背向而行的书法创作不可取。隔断了历史,隔断了传统,书法创作就是无源之水、无根之木。”

周榕林长期任教老年大学教授书法,他说许多老年人已经七、八十岁了,还在坚持练习,但青少年群体中爱好书法的人却少见老年人这种干劲。对于书法传统教育,周榕林表达了忧虑:“现在的书法教育和书法练习是条件最好的时候,什么字帖都能轻松买到,不像我年轻时,找本字帖很难。以前看到报纸上有好的题头,就剪下来当做字帖。但现在也是书法教育环境最差的时候,现在的小孩子很少有从小就写毛笔字的,反而是长期使用电脑、手机等各种现代电子设备,动笔时间越来越少,写钢笔字都会提笔忘字,何况是写毛笔字。古人不知道写烂了多少枝毛笔,用完多少缸墨才能成为书法家,现代人写烂毛笔的又有多少个呢?我自己都不敢自称书法家。中国传统书法教育还是要从小孩子抓起,从楷书写起。”

二谈修养:继承传统难在修养

周榕林是高级工艺美术师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广西文史研究馆馆员,广西艺术品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,南宁红荔书画院理事。曾任广西科技书画院院长、广西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、广西书法家协会理事、广西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会委员。1988年组建广西青年书法家协会、广西科技书画院,任主席、院长。出版有《古诗五十首行书隶书字帖》《周榕林书法精选》等。

       

若论名气,周榕林具有一定知名度,但在周榕林看来,在传统艺术面前,不能惟头衔论,更不能用职务职称去衡量书法成就。

“书法重在修身养性,关键在于个人的修养。”周榕林说,“学习传统书法要老老实实做学问,从提高自身修养做起。我不反对追求什么风格,但书法要让人看得懂,更要具有感动人的力量。比如我临写一首诗,首先是我对这首诗的情感、意境把握到位,通过传统书写方式去写这首诗,写出来的字才能让别人感动。很多人都说我的字好,好在哪?我的很多书法作品都是在加强自身修养的基础上,去研读很多优秀传统文化作品,然后写出来的。自己的修养学识提高了,写出来的字就能感动别人,这就是‘好’书法的秘诀所在。”

如果对传统只是停留在口头,不愿去深入学习、领会,那只能成为书法边缘的路人,只有提高自身修养,才能寻找到古人创造高不可攀的书法境界的“入口”。周榕林说,传统书法中最难突破的地方正在于此,难就难在自己修养不够,要想揣摩古人的风格,体会古人感情的注入,必须要有足够的修养。如果体会不到,体会不深,书法进步不大,那说明自身修养不够。

三谈感悟:写字不是为了出名

不可否认,当下书坛存在着某些躁动,追求怪诞的“现代书法”、力求“一鸣惊人”的“怪书”,无不冲击着传统书法的审美底线,也混淆了书法的名利观。

周榕林的书法作品在1984年、1987年曾入选全国第二、第三届书法篆刻展,1988年荣获广西人民政府设立的广西文艺创作最高奖——铜鼓奖。1990年,周榕林被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破格聘为广西文史研究馆馆员。1996年在宝岛台湾举办的《首届海峡两岸书法名家精品大展》中,他的书法作品荣获金奖。他曾先后在深圳、桂林、南宁等地举办各种类重大展出,并多次获奖,作品还多次选送日本、新加坡、奥地利等地展出,书作被泰山艺术馆、西安博物馆、神墨碑林、翰园碑林、中国观音阁碑林、元极碑林等收藏或刻石。出版《古诗五十首行书隶书字贴》《周榕林书法精选》等著作,作品主要选入《中国当代书画选》《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大成》《中国名胜诗文墨迹大观》等。人民日报海外版专文介绍过他;有电视专题片《榕林书意》;生平事迹收入《中国美术年鉴》及多种辞书。

对此,周榕林的看法是,在名利面前保持良好心态,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门。

走过大半生的书法之路,周榕林也感悟颇多。他说:“临了这么多帖,与古人进行了很多交流,感悟最深的是,书写传统书法的一个基本点是实用,写字不是为了出名,而是为了修身养性,自身获得快乐;其次书法在于服务群众,满足群众实用及审美需求。现代社会下,很多人急于求成、急功近利,对传统书法浅薄无知,写字追求快,越快就越怪,以为越怪就越容易出名,一味追求‘怪书’。但是,文艺都是最终为群众服务的,写出来的书法如果群众都看不懂,怎么去服务群众,怎么可能获得认可呢?写字为了出名,这种心态决不能有。要把书法当做修身养性、陶冶情操的方法,去磨练自己,提高书写能力和水平。”

四谈创新:坚持主流不断拓荒

广西南宁市书法基础良好,也具备一定的书法传统,比如20世纪80年代陈政、杨宇云等“八君子”筹办的南宁市书法夜校,盛况空前,堪称中国书法“史上最火书法夜校”,对于培养南宁市书法人才,推动书法教育普及和传统书法文化的传播,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20世纪90年代中期名震全国书坛的“广西现象”,不少获奖作者就来自南宁。

当前,南宁市提出要创建“中国书法城”,周榕林对此表示赞赏和支持。他认为,创建“中国书法城”是个很好的提议,也是一个好的方向,但是创建不是一两人的事情,“所谓‘创城’,是一个大众的问题,首先要大家都关注,其次要‘创’,追寻源头,从根开始,在传承传统的基础去创新。”

周榕林说自己正在思考一个问题:不管时代怎么变化,都离不开传统作为根基。大家都在谈创新,却往往忘记了传统。创建“中国书法城”,就要去寻找这座城市书法根源最开始在什么地方,南宁最早的书法历史从何而起,前人做了哪些,打下了什么基础,南宁市的书法创作群体有哪些经历,遇到过什么问题,解决了什么问题,这些基础性、根本性的问题都要去了解掌握,才能去谈创建谈创新发展。

现在南宁市书坛百花齐放的现状令人感怀,周榕林认为,传统书法风格各异,发展多流派书法是一个方向,要不就太单调。不过创新发展也要坚持传统这个主流,其他作为支流,汇聚到一起。只有这样,传统书法这个主流才会壮大,南宁市书法事业才会发展。

对于今后书法创作的方向,周榕林说,立足传统,追求禅味,继续发扬光大中国传统书法,不断开创书法艺术新境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刘伟盛  本文原载于《当代广西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榕林为民盟广西区直文化总支部盟员,著名书法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