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盟史文献 > 历史回眸

从细节看建国初期的民盟


[大] [小] 
来  源:  [ 广西民盟网 ]     作  者:  [ 韦 东 ]

 

盟史研究需要“大处着眼”,也需要“小处着手”。所谓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阳的光辉,说明了把“小细节”放入“大背景”研究的重要。下面列举盟史研究不可疏忽的几个细节。

㈠民盟组织的建制改制问题

民盟在1941年创建,至1956年其组织建制沿袭的传统是:中央一级叫总部,省一级叫支部,市一级叫区分部。往往有区分部的地方又是民盟的主要机关,其任务有:直接吸收新盟员、传达盟的精神、执行盟的决议等等,使民盟的工作有了可靠的坚实基础。

1956年,民盟组织改制,中央、省、市逐级改称为民盟中央委员会、省委员会、市委员会。如此实现上下统属,层次分明,便于实现集中的统一领导,体现民盟自上而下的组织管理系统机构,为加强组织建设奠下基础。

㈡盟员的双重党籍政治身份问题

1950年新中国建立伊始,民盟总部下发通知,要求各地的盟员进行盟籍的重新登记并筹建地方民盟组织。于是,部分地下盟员走上前台,成为地方民盟筹委会的领导者或组织发展的“种子”;也有个别拥有双重党籍的地下盟员“脱离”民盟组织关系。当时,在全社会注重阶级成份的环境下,盟员被“人为地”在盟内划分为“左、中、右”三派,为加强盟内左派力量,部分中共党员受派遣加入民盟,并在盟内任职;部分青年团员也被动员加入民盟。连同原来跨两个民主党派的盟员,形成拥有双重党籍。

㈢民盟地方机关的编制、经费问题

1950年,民盟地方机关的进人编制、工资待遇、办公经费的拨发方式,都是由民盟总部直接掌控。有资料记载,在开始的头两年,民盟总部的财务委员会主任周鲸文,曾拿着“清单”到中央政府财政部,领取民盟全国系统的开支,再由他负责分发给民盟在各地的区分部。个别地方民盟区分部曾采取“先斩后奏”方式吸纳专干而受民盟总部的严厉批评。尔后,各地方民盟区分部机关专干编制和办公经费,由民盟中央直管改为地方政府管辖承担,且沿袭至今。通俗地说就是“党库通国库”。这是基本事实,没有必要隐讳。

㈣入盟介绍人的资格问题

1950年初,民盟总部规定:新加入民盟的人员必须有至少半年的“盟龄”才有资格充当他人的入盟介绍人。此举旨在有效避免组织突击发展的趋势。不过,后来可能意识到,“盟龄”寓意入盟时间的先后,多少带有论资排辈的意思,会束缚民盟组织的发展和壮大,分裂盟内的团结和统一,因而在195112月,民盟总部发布关于发展组织(发展对象、方式及入盟手续)的指示,很快便取消了此规定。

现阶段对“盟龄”的规定,也只限于对新一届地方委员会的委员候选人的资格,必须有“入盟至少满一年”的条件。入盟介绍人须有两位盟员充当的规定已写入盟章,可以说是沿袭传统不变,这也是对入盟申请人进行考核当中,减少偏听偏信一面之词的弊端。

㈤民盟的外围组织问题

据考证,从1950年至1956年间,民盟的确存在过外围组织,叫盟务学习小组。要成为盟员必先成为盟务学习小组的学员,但成为盟务学习小组的学员又不一定都能成为盟员。这相当于中共党员有一年预备期才能转正那样。显而易见这一“学员”期又相当于考察期。

盟务学习小组的设置,对于当时解决盟内的涣散问题、盟员质量问题以及严格入盟手续等方面,虽有矫枉过正的倾向,但也表明民盟总部在这些方面有了新的认识,仍有一定积极意义。当时的入盟申请人还要写一份“我的自传”交民盟组织审查。

㈥入盟誓词及仪式问题

据原民盟中央副主席张梅颖撰文《重温“入盟誓词”的一点感言》回忆,“入盟誓词”在民盟历史上存在过,其全文如下:

我自愿加入中国民主同盟,誓以毕生精力为民主事业奋斗到底。严格遵守盟的纲领纪律,忠实执行盟的决议,并以赤忱信义对待我同志,以期建立民主、自由、平等、幸福的新中国,完成人类的真正解放。此誓!

入盟仪式除了有宣誓人,还有监誓人。

然而,据上世纪五十年代入盟的老盟员回忆,新盟员入盟要举行宣誓仪式,似乎解放后没再怎么要求;在新时期新阶段更是没有听说过。对比中共党组织、共青团组织、甚至少先队组织,新人要在党旗下(或团旗下、队旗下)宣读誓词,民盟似乎缺少了些什么,也许没有标志性的“盟旗”是重要原因。

㈦民盟专职干部的徽章问题

现有实物佐证,1956年前的民盟地方区分部的专职干部,每人都可能领取有一枚徽章作为身份证明。如同少先队员的红领巾、共青团员的团徽那样。但谁来监制、制作多少,这又似乎是一个谜。

1980年代,全国各地民盟的盟员,都曾领取过一本贴有自身相片的《盟费证》,各地民盟机关的专职干部,也曾领取过一本贴有自身相片的《工作证》,以此象征性权当盟员身份的证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