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盟史文献 > 历史回眸

阚维端先生二三事


[大] [小] 
来  源:  [ 广西民盟网 ]     作  者:  [ 黄喜生 ]

上世纪90年代初,我入盟后认识了阚维端先生。那时候,我知道阚老先生在80年代担任民盟柳州市委专职副主委和市政协委员。他经常到我工作的市图书馆借阅图书、杂志,我与他常见面,渐渐熟悉了。

阚老给我的第一印象是,他瘦高个子,腰板硬朗,说话声音不大,却见多识广,极富见解力。我常听他讲国家时政方针,讲柳州传统文化,讲读书与人生追求,讲盟员的责任与担当等。每次闲聊,我们像朋友一样交谈,我听着听着心旷神怡或被感染、被震撼、被感动。他曾说,我们国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社会将会有较快的发展,人民生活将会越来越美好,中国共产党为民谋福祉呵;他曾说,柳州传统文化中,刘三姐文化和柳宗元文化不可不提;他曾说,人生离不开读书,书是我们的精神食粮,一个人有了精神上的‘富有’,那怕是一点儿,它也能解脱或消除你生活中的困惑,升华人的思想,丰富生活情趣;他还曾说过,我算是个老盟员吧,在盟里就想努力做好盟里的事……后来,我在《柳州盟讯》读到阚老写的怀念马君武校长的文章,才知道阚老是解放前的广西大学学生,他毕业后曾在柳州沙塘农校执教……可以想见,阚老——一个正直的有爱国主义情怀的知识分子教师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学生,有的后来成为了农业技术人才,有的走上了重要工作岗位。

我多年与阚老交往,他思想敏锐,看问题讲政治又有重点,知识面广,谈吐给力;他很少提及自已,这正是他为人谦虚的本质呵!我十分敬佩他,也希望从他身上学到智慧,得到启迪。我还感觉到,他是个襟怀坦荡的人。他热爱生活,自觉学习,始终保持着一个老知识分子的本色。并且,他对读书、对音乐颇有喜好。

阚老钟情于读书和音乐,我当年曾写有一段日记。

那是1999年三月初春的一天,我在解放南路原市政协大楼电梯门前的值班处偶遇阚老,他笑了,笑脸上有一抹兴奋感似的,显得特别开心。我也很高兴,因为似乎我们有二三个月没见面了。我们先站着聊了一阵,值班的同志热情招呼、让座,我们就坐在值班椅上继续聊了起来。我俩无话不谈。他说家庭,谈人生;说读书,讲音乐。不知不觉过了近半小时。他继续说道:“……我觉得时间很宝贵,一个人要生活得有意义,有价值,有品味,那才是美好的人生。而我身边的人……我们生活在改革开放这个年代,吃好穿好玩得开心都不是问题了。但有一些人沉迷于麻将桌,我不喜欢甚至讨厌。我的嗜好是读书和音乐。我自1983年退休后,就到图书馆办借书证了,可以说,我是图书馆第一个办理高级借书证的读者。我还劝叶主委也办了一个。我喜欢读书,从小就喜欢。晚年了时常也思考人生问题,我认为人离不开物质与精神两个方面,物质是基础,精神是人生‘充电’升华的火花。那‘火花’总给人以力量。所以我读书涉猎广,政治的、哲学的、文学的、人物传记和历史、文化的我都喜欢阅读……”阚老侃侃而谈,说的都是实话、知心话。

我每次与阚老交谈,他的人生故事或生活片段总能调动或滋润我的内心情绪。记得他说自己一直是柳州市夕阳红艺术团的成员,经常参加排练演出,并成了团里的积极分子。我当时就称阚老是一位把握了生命的快乐的人!他还说到自己托朋友花三千元买了一架钢琴,又从新华书店买了肖邦、莫扎特、贝多芬、舒伯特等名家的经典钢琴曲以及《自学钢琴》、《成年人简易钢琴教程》等钢琴教材。并乐滋滋地告诉我:“我现在是七十岁学‘吹鼓手’,从头学起,自娱自乐”…… 那以后至今,虽然我没有听过阚老弹钢琴,但我相信,他一定弹奏得娴熟自如,富于感情色彩和表现力。因为,他“想得到的一切安慰都在音乐里”。 他追求音乐,那音乐的旋律太丰富太丰富;他晚年执着地沉醉地自学钢琴,那架不起眼的钢琴一定给了他晚年人生许多许多的安宁、快乐、幸福、美好……

那天临别,阚老还对我说:喜生,民盟是个大家庭,有不少有才华的知识分子。你年轻,民盟需要你们年轻人发挥聪明才智,为民盟多做事情,增添光彩。阚老对我简短的嘱咐,让我领会到了一个民盟老领导的热衷希望与关爱。

至今,阚老离开我们已近十年了。他的人生信仰、他的价值观念、他的生活态度以及他对民盟事业的追求与奋斗,和对年轻盟员的成长与关心,应该是一种盟员风范。愿这风范长存!

 


注:阚维端(1926.7-2012.8),19538月参加工作,在柳州农校(后改为畜牧兽医学校)任教33年,先后任学科委员会主任、代理教务主任、副校长等职务,担任全国中等农校《畜牧学》教科书副主编,编著科普读物《养牛》、《养鸭》手册两本。1986年调入民盟柳州市委,任专职副主委。